online pharmacy without prescription
IPB
plan b birth control

歡迎訪客 ( 登入 | 註冊 )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教育欠所有人音樂、美術跟體育課
Fortepiano
張貼文章 Jan 26 2017, 12:20 AM
發表於: #1


愛樂玩家
***

會員群組: 管理群組
發表文章: 404
註冊時間: 9-January 07
會員編號: 13



教育欠所有人音樂、美術跟體育課
作者:時報出版

發表日期:2016-08-29

文│楊照

有音樂和美學素養的人,才可能組成美好的社會

這幾十年來,台灣從來沒有過像樣的音樂教育。聽到稍微複雜一點的音樂,許多人遇到的問題根本不是「聽不懂」,而是「聽不見」。接觸音樂時,只能聽見歌曲,聽見歌曲中的歌詞、歌詞旋律的變化,除此之外,就都聽不到了。聽不到和聲、聽不到調性變化、聽不出來前段音樂和後段音樂之間的關係、聽不出來音高挪移、聽不出來樂器組合對應、聽不出來樂句與樂句間的細微變化。

這些都聽不到,怎麼聽音樂?

怎麼能從沒有歌詞的音樂中得到感動?而我們受教育的目的,不應該就是期待在幾年的時間中,打下能力基礎,讓我們能對於這個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有了吸收與享受的機會嗎?

從我努力介紹音樂的經驗中,我真的確信沒有人的聽力不足以清楚分辨、聽見巴哈的三聲部賦格曲,將三條平行、平等的旋律聽清楚,進而理解、思考三條旋律之間的關係。不,問題不是出在我們的耳朵,問題在從來沒有人在我們成長時幫忙我們開發這樣的聽力,讓我們能夠聽見最複雜、最美好的聲音。

這種事最糟糕之處,在於你從來聽不到、領會不到,也就從來不知道、不會遺憾自己到底承受了多大的損失。你覺得沒有音樂也活得好好的,你覺得活在噪音環境裡一樣活得好好的。不曾體會過美,也就不會遺憾美的闕如,不會想要避開醜陋,還理直氣壯地表示:「這哪裡醜了!」

這樣設想吧!從小學到國中畢業,有九年時間,每週有一個小時的音樂課,如果不要把這些時間弄成可有可無的「唱遊」,如果可以用心設計訓練孩子最敏銳的聽覺,有系統地從音高、音量、節拍、音色、方向一一教起,然後培養孩子了解音樂形成的道理,從物理的音頻到大小調,再到人為的結構設計,讓他們聽見不同樂器的聲音,聽見器樂乃至人聲如何混和形成音樂,最終讓他們聽到有秩序的美好音樂,因而能夠分辨聲音的品質,受不了噪音、受不了粗製濫造的音樂。那麼,這個社會,我們所生活的環境,會產生什麼樣的變化?

這難嗎?這不可能嗎?九年,每週一小時,夠教太多、太多內容了!關鍵在:為什麼我們中小學的音樂課,什麼都沒教? 幾乎沒有人從音樂課上學到任何有意義的知識或能力? 稍微有點音樂知識、能力的人,要嘛來自自身天分,要嘛是在課堂外學樂器演奏中得來的。這不是浪費是什麼?

這個社會欠所有的人基本的音樂課。這個社會也欠所有的人基本的美術課。這個社會更欠所有人基本的身體課程。光說這三樣就好了,這意味著這個社會絕大部分人沒有機會好好開發自己的聽覺,缺乏聽覺上的品味。這社會絕大部分的人也沒有機會好好開發自己的視覺和身體自覺,無從評斷什麼好看、什麼不好看,也無從知覺自己的身體動作怎樣好看、怎樣不好看。

不管喜不喜歡,這就是事實。聽不出音樂好壞的人,缺乏視覺美術分辨能力的人,還有,從不接觸舞蹈動作之美的人,這樣的人組成的社會,可能是個美好的社會嗎?

可惡的是,大可不必如此。只要我們的教育體系正常些、有良心些,不要不合理地忽略與文化品味有關的項目,給大家對的音樂課、美術課、舞蹈身體課,讓美學品味深留在每個人心中,狀況就會大大不同。如此不像樣、不稱職的教育存在那麼多年,大家都還繼續容忍、接受,唉,為什麼?



讓旅行不只是獵奇,而是美感與文化的學習之旅

今年三月,我們一家又去了一次日本京都。選擇那個時間,一方面是配合女兒放假,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避開櫻花季恐怖的觀光客人潮。

去到京都發現即便是花開前一、兩週,理論上的淡季,街上都還那麼多來來往往的觀光客;更意外的,走來走去經常就遇到說國語或說閩南語的台灣人。台灣人真愛京都啊,連這種時刻都那麼多人有空在京都遊晃。

我們去了平安神宮,入門的廣場簡直就被台灣人占據了,穿過廣場的一路上,聽到台灣人說話的聲音,遠多過聽到日語。到了庭園的入口處,情況改變了,那裡空蕩蕩的,幾乎沒有人。讓我一則竊喜,一則感慨。竊喜是庭園裡人跡鮮少,極度安靜,可以完整地享受庭園之美,不受干擾。感慨的是,這意味著那麼多台灣人到了平安神宮,卻不進庭園?如果不進庭園,那到平安神宮幹嘛?平安神宮最美、最有價值的,不就是庭園嗎?

好好享受走了一圈庭園,出來時,像是刻意安排好似的,遠遠就聽到一個台灣人在回答我的疑問,她理直氣壯地用我沒辦法不聽到的口氣說:「也沒有花,也沒有葉,花那個錢進庭院幹什麼?」

從人數比例上來看,顯然她的意見很有代表性。為什麼不進庭園,因為一般台灣人只會欣賞一種美──那就是奇景奇觀(spectacles)。櫻花盛開是奇景,值得看;楓葉變紅是奇景,值得看。當然以此類推,玻璃高跟鞋教堂也是奇景,所以也值得看、值得驕傲。

類似的現象一再出現在我們的京都之旅中。嵐山的竹林路上擠滿了台灣觀光客,要走得過去,得用國語說「借過」,而不是說日語。然而在竹林路盡頭,那麼漂亮別致優雅的「大河內山莊」,沒有任何台灣人要進去。東山的「花燈路」點燈了,又是好多台灣人走來走去,卻絕大部分都過「高台寺」而不入,顯然也就不曾體會寺內池塘點燈夜景中的絕世魅影。

去旅行只找奇景,只求和奇景拍照,是台灣人內化的美感觀念,也是使得旅行如此可惜的主因。京都為什麼是京都,正因為京都的美無所不在,如果願意,你可以和京都的環境發生多少細密、感動的關係。源自殘缺的美學教育,台灣人殘缺的美感硬生生地將京都化約為幾個「奇景」,就是去那裡沾醬油式地和幾個「奇景」拍拍照,然後就沒了。如此簡化京都,當然不是京都的損失,損失的,是自以為這樣就叫做去過京都的台灣人。

沒有櫻花、沒有楓葉的平安神宮庭園,仍然有著諸多細緻之美,那是小川治兵衛的傑作。從平安神宮出來,大約十五分鐘步程外,有另一個小川治兵衛的作品,「無鄰菴」的庭園。「無鄰菴」是山縣有朋的別邸,一九○四年,明治時代重臣聚集在這裡,開會決定了對俄羅斯開戰,同一天也就在這裡對外宣布了這個驚人的消息。日本近代史的關鍵之一,「日俄戰爭」不折不扣從這裡開始。「無鄰菴」多年來維持很低的「拜觀料金」,四百圓日幣,日幣大貶後漲了價,漲成四百一十圓,漲了等於沒漲。顯然沒有太多經費可用,「無鄰菴」的庭園右半邊維持得很好,但左半邊卻呈半荒廢狀態。站在那裡,因而可以有另一種享受──清清楚楚看出小川治兵衛的用意,如何將原本像左半邊那樣的地貌、地景,改造成右半邊的優美庭園。那是再美好不過的現場日本庭園課。

還有一種更深刻、更豐富的庭園課。我們先去了円山公園,那裡對著大垂櫻的一片庭園景色,原先也是小川治兵衛設計的。然後去平安神宮,再去「無鄰菴」,這樣就連續感受了這位冶園大師的三件作品,而且是很不一樣的三件作品。平安神宮庭園是為天皇、為極少數貴族設計的,現在仍然完整保留其高貴面貌。「無鄰菴」是為國之重臣所設計的,規模和華麗程度都低得多,卻也因此而能有一種平安神宮庭園不會有的自在與灑脫,而「無鄰菴」目前保存狀態,比平安神宮也差了一級。

但還是比円山公園好。做為一個開放式的公園,這裡的庭園無可避免大大走樣了,和小川治兵衛原本的設計,有了很大的落差。看完「無鄰菴」,我們重訪円山公園,站在庭園小小的石橋上,我心中有很深的感動,我不只看到了眼前走樣了的庭園,我覺得我可以藉由平安神宮和「無鄰菴」的設計,想像還原當時小川治兵衛所追求的庭園樣貌。我可以感受到他的夢想,他要將原本只有天皇、貴族、重臣能夠享受的庭園之美,搬到円山公園,讓所有的京都市民都能擁有、都能體會。

我希望讓女兒也能如此和這些庭園產生關係,能夠感受到在這些景物之後,有著小川治兵衛跨越時代、跨越文化而來的高貴理想精神,與超逸的設計能力。我希望她以這種方式認識京都,從京都學到高貴的標準,不只是去景點拍照打卡,不只是用看奇景的心情去追櫻花和楓葉。

摘自 楊照《勇敢地為孩子改變:給台灣家長的一封長信》/時報出版
Go to the top of the page
 
+Quote Post
張貼文章
發表於: #


Advertiser


會員群組: Advertisements

註冊時間: 今天, 05:57 PM




Go to the top of the page
 
Quote Post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1 位使用者正在閱讀本主題 (1 位訪客及 0 位匿名使用者)
0 位會員:

 



簡化版本 現在時間: 21st November 2017 - 05:57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