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gra super force
IPB
buy online viagra super force

歡迎訪客 ( 登入 | 註冊 )

個人資料
會員照片
評價
 
選項
選項
個人簡介
Amadeus 目前沒有個人簡介.
個人資訊
Amadeus
愛樂會員
年齡未知
姓別未設定
所在地未知
未輸入生日
興趣
未提供資料
其他資訊
防spammer: 未提供資料
防灌水問答: 未提供資料
狀態
註冊: 20-February 10
被查詢數: 2583*
最後上線: 保密
當地時間: Dec 16 2018, 03:08 AM
12 文章 (0 每天發表數)
聯絡資訊
AIM 未提供資料
Yahoo 未提供資料
ICQ 未提供資料
MSN 未提供資料
Contact 保密
* 個人資料每小時更新一次

Amadeus

討論區會員

**


主題
文章
意見
好友
我的內容
29 May 2010
這是 Tibor Varga 國際小提琴比賽所發布在YouTube的片段: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aQpwxnVUL8...feature=related

是的,教授是在年輕時榮獲Tibor Varga 國際小提琴比賽的第一獎。還有Paganini, Carl Flesch, Geneve 金獎,Silbelius 銀獎,第一名從缺等等十二項國際小提琴比賽獎項。

教授已不公開演奏協奏曲。他所使用的小提琴是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所為這小提琴的特性作的。是一把Strad。

這是他和荷蘭室內樂團共同演出的錄音。
已有超過一百多張唱片的出版,目前和BIS合作的最多。

合作過並有十分美好情誼的音樂家:
Sir Georg Solti, Daniel Barenboim, Paul Tortelier, Krystian Zimerman, János Starker, Maria-João Pires, Gidon Kremer, Edith Wiens, and Renée Fleming

目前演出篩選的很細。僅作室內樂和指揮的演出。

這是他擔任評審的檔案網頁:

http://www.violin.org/2010comp/jean-jacques_kantorow.html
19 May 2010
在此次訪華的音樂會當中,鄭明勳說斯飛為最棒的首席。斯飛私下說如果媒體沒報導,那就不應該把這消息透露出來。
我們知道,在日本,鄭明勳說斯飛是世界最棒的。音樂家說他不懂看日文,所以這個消息不準確。

由鄭明勲主導、在法國,法國廣播愛樂樂團基金會為了斯飛還特地舉辦了私人音樂會。
鄭明勲為鋼琴伴奏,斯飛為小提琴獨奏。音樂家樸實的態度,總是不提這些事。這是由基金會的負責人馬克親口說出的。

馬克說,無論到哪裡,鄭明勳總是喜歡帶斯飛。其實,這也就看得出樂團真的希望音樂家能受到更多的重視。

在台灣,有音樂從事者說,音樂家沒有著名的指導老師所以在台灣就沒有前途了。斯飛的母親很早就過世了,所以對於他而言,他更希望能把母親是啟蒙教授給呈現出來,而不是為了成名而忘了親人。

我們做了卡片,希望讓聽眾能認識音樂家,更希望大家在聽過音樂會後受音樂家的音樂而感動。事實證明,臺灣聽眾還是可以被真誠音樂所感動的。很多人向音樂家要了簽名、也有人要求合照。

在發送卡片的同時,遇見了一位黃女士,她好棒。她支持高品質音樂藝術活動的進行。她兩場音樂會都有來聽。她也很善意的說她想為我們介紹主辦方,或者媒體來幫助我們。當時很感動。

斯飛Svetlin Roussev很棒、愛莫瑞Amaury Coeytaux也是頂尖的。康投侯福教授Jean-Jacques Kantorow是世界頂級的小提琴家和指揮家。科拉爾先生Jean-Philippe Collard是著名的鋼琴家。每位都很棒,每位也都希望華人能喜愛我們的演出。環境要給機會,好的藝術家才能有機會時常來演出。

法國廣播愛樂樂團在 2012年 5月將有亞洲巡迴。
法國廣播愛樂樂團和法國國家樂團是同屬法國國家電台的兩個樂團。
法廣愛樂的編制是比法國國家樂團來的大ㄧ些,演出也多一點。名作曲家陳其綱先生稱讚法國廣播愛樂樂團為世界上最頂尖的樂團,他是佩服的五體投地。他說很多人根本不希望外國音樂家來華演出,但很多外國友人並不知道實況。他很勇敢,因為音樂會節目是上海廣播直播播出的。


************************************************************************************************************************************************************************************************


斯飛
斯飛特麟 • 卢塞夫
SVETLIN ROUSSEV
34歲 小提琴家
一位具有高超近乎神技極具天賦的音樂藝術家 !

官網: http://www.svetlinroussev.com/ (將有中文資訊網頁)


斯飛特麟 • 卢塞夫 的詮釋 遍及巴洛克時期的重要小提琴作品至現代音樂。熱情的詮釋斯拉夫音樂,特別是保加利亞的本土音樂。斯飛特麟 • 卢塞夫 是 獲頒保加利亞2006年的音樂人,並在2007年榮獲保加利亞文化部官方頒發的水晶歌劇獎。

斯飛特麟 • 卢塞夫 總是忙碌奔走於 法國頂尖音樂家嚮往的百樂葉音樂廳 (Salle Pleyel) 、小古堡戲劇廳 (Théâtre du Châtelet)、 市府戲劇廳(Théâtre de la Ville)、 香榭儷舍戲劇廳(Théâtre des Champs-Elysées)、 或者 音樂博物館 (la Cité de la Musique)、 聯合國教育 科學 及 文化組織駐法的演奏廳、 土魯斯市的種子廊裡(la Halle aux Grains)、 布魯塞爾的現代藝術文化演奏廳(Palais des Beaux Arts)、 法蘭克福的 古老歌劇場(Alte Oper)、 布達佩斯特的文化廳、 東京湡田川優勝中心廊(Sumida Triphony Center Hall)、 以及 東京的三多利廳(Suntory Hall)、和 首爾的藝術中心(Seoul Arts Center)、或者 莫斯科的大歌劇院(Bolchoï) 等等。

如其他頂尖的獨奏者時常受邀於各大洲 : 美國、拉丁美洲、亞洲、以及 歐洲。與他合作過的指揮有韓籍的鄭明勛 (十分緊密的合作夥伴)、雷翁 • 福萊雪兒 (Léon Fleisher) 耶胡迪•梅纽因(Yehudi Menuhin)、Yuzo Yoyama、Marek Janowski、Denis Russel-Davies等等。

斯飛特麟 • 卢塞夫 很早就開始他的小提琴專業學習。父親是俄羅斯的小提琴手,在加上母親的在蘆協音樂教育學校裡累積的經驗親自指導 (Roussé卢塞夫的出生地)。在1991年進入法國國立高等巴黎音樂與舞蹈院追隨Gérard Poulet、Devy Erlih、Jean-Jacques Kantorow學習。他在1994年獲取小提琴和室內樂的第一獎 及 評審的讚揚恭喜、也進而 獲許繼續在巴黎音樂院專業學習輪的資格。

斯飛特麟 • 卢塞夫 更是 無數國際音樂比賽的榮獲者: (印第安納波離Indianapolis 、隆 • 提波Long-Thibaud、墨爾本Melbourne等等)。在2001年的日本仙台的國際音樂比賽裡榮獲 第一大獎、聽眾獎、以及巴哈協奏曲的最佳詮釋特別獎。在2000年,他獲選坎城的藝術及音樂詮釋權事務會的音樂家以及榮獲拿特西斯民眾銀行基金會獎助音樂家。

拒絕將己歸類為某一特定時期的小提琴手,斯飛特麟 • 卢塞夫,在成為 法國國家廣播電台愛樂交響樂團的首席前,更是法國文化部籌策的 歐凡爾安樂團的首席。自2007 更成為首爾愛樂樂團的主要客座首席。

他是各個重要樂團爭取合作的小提琴首席 : 荷蘭皇家大會堂管絃樂團、倫敦交響樂樂團、倫敦愛樂樂團 等等。以及 我們時代的指揮家鄭明勛、洛林 • 馬澤爾Lorin Maazel,丹尼爾 • 哈丁Daniel Harding等等 所讚揚的最佳首席人選… 2009年二月20日更在皮耶爾 • 布雷Pierre Boulez (榮获26个葛萊美獎 )的指揮下演出,由德法藝術電視台錄影直線網路播放。

他也是知名小提琴獨奏者。

斯飛特麟 • 卢塞夫 更活躍於室內樂的組合。他的音樂合作夥伴是鄭明勛 、是 約翰 • 馬克 • 路易杉大(Jean-Marc Luisada), 菲利浦 • 卡薩爾(Philippe Cassard), 愛力克 • 智者(Eric Le Sage), 安東尼 • 塔莫斯提 (Antoine Tamestit), 傅拉丁米爾 • 孟德爾頌 (Vladimir Mendelssohn), 塞維爾 • 菲利浦(Xavier Philips), 保羅 • 梅爾(Paul Meyer), 菲利浦 • 伯爾諾德 (Philippe Bernold), 以及 法蘭西索 • 薩了克(François Salque) 愛蘭娜 • 羅薩娜娃(Elena Rozanova) 組了 卢塞夫-薩了克-羅薩娜娃 三重奏(trio Roussev-Salque-Rozanova)。在非古典音樂的領域裡,斯飛特麟 • 卢塞夫是探戈 « Tanguisimo » 的初創成員之一,是ㄧ位不可多得的全能型音樂家。

他也是伊塞爾河畔古典音樂節 (Les Classiques de Val d’Isère) 的組織籌辦人之一。

在一張 特別為保加利亞作曲家 彭特修 • 福拉帝歌洛夫Pantcho Vladiguerov與鋼琴家愛蘭娜 • 羅薩娜娃(Elena Rozanova) 一起錄製的碟片,不僅得到了媒體的讚視,這更展示了他個人對他國家深刻的感情。已發行由 阿瑞耶 • 凡 • 貝克(Arie Van Beek) 指輝的歐凡爾安 樂團(l'Orchestre d'Auvergne)共同錄製,卡爾 阿瑪多義斯• 哈爾特瑪安(Karl Amadeus Hartmann)的 協奏曲專輯。已發行與愛蘭娜 羅薩娜娃 合作 的 法蘭西 -比利時風格 (l'Ecole Franco-Belge) 的小提琴詮釋法 的 鋼琴 和 小提琴重奏 專輯是受到歐洲媒體的極力推薦。

斯飛特麟 • 卢塞夫在 2007年成為 法國國立高等巴黎音樂與舞蹈院有史以來第一位保加利亞籍的小提琴教授。這也是法國國立高等藝術學院史上最年輕既受聘的教授之ㄧ。

在2010年十月,斯飛特麟將身兼指揮及獨奏小提琴手與法國國家伯坦尼樂團連袂正式演出。
附加檔案
附加檔案  face.jpg ( 39.38K ) 下載次數: 29
附加檔案  dos.jpg ( 57.7K ) 下載次數: 30
附加檔案  Svetlin.jpg ( 140.39K ) 下載次數: 30
附加檔案  Svet.jpg ( 8.42K ) 下載次數: 28
附加檔案  Journal.jpg ( 28.84K ) 下載次數: 28
附加檔案  Jounaux.jpg ( 10K ) 下載次數: 28
 
6 Apr 2010
2009年 五月的報導

斯飛特麟•盧塞夫(Svetlin ROUSSEV),前歐凡爾樂團之首席,現任法國國家電台愛樂樂團之首席,依著贊助的支持,正尋找一把新的小提琴。非常歡愉的音樂家 ! 在克萊蒙佛宏由克萊爾蒙特製琴師法布瑞斯 • 珀隆夏呈現十多把義大利超值的十六及十七世紀的小提琴任他挑選。數百萬歐元的選擇,至少四把黃金時期的斯特瓦迪伐祿斯(Stradivarius) 和 內行人偏愛的 瓜爾那黎•戴樂•耶穌(Guarneri del Jesu)和 多媚尼寇•孟塔雅那(Domenico Montagnana)和 一把 吉歐佛瑞多•卡帕(Gioffredo Cappa)和 一把 阿瑪提兄弟(Amati frères)和 一把 吉歐伐尼•保羅•馬吉尼(Giovanni Paolo Maggini)。

在這些斯特瓦迪伐祿斯當中有 « 蜜雪兒天使 » (估計台幣兩億四千萬元) 和 兩把 « 何涅爾 »之中的一把。我們說這是文化遺產,其實也是投機生意。這些無價的小提琴都是屬於金融家,基金會、或者是大工業資產家的手裡,然後再轉交到特別的音樂家的手中。因為這些古老的小提琴,如果要好好的保存,都是必需要被演奏的。斯飛特麟 盧塞夫的試琴,花了大約五個小時,同時被法國國家電台給收錄了下來,並且播放。在此之後,克萊蒙人前來讚賞這些特別的小提琴。 « ㄧ個歷史性的時刻 »,有幾位歐凡爾贊助者想要買下其中一把給這公認歐洲最棒的室內樂樂團歐凡爾樂團使用。才剛剛日本巡演回來的歐凡爾樂團首席 愛莫瑞.科透(Amaury Coeytaux) 也私下試了這些小提琴。廳裡擠滿了讚賞者、和可能的贊助商等等,但在這經濟危機裡,這或許是很難有寫一張買一把小提琴的大支票。

音樂家目前還在尋找適合他的琴當中。

法國世界報
在三十歲左右,這保加利亞人自他從2005年成為法國國家電台愛樂樂團的首席以來,已經成了巴黎人ㄧ見到就會驚聲尖叫的音樂家。榮獲無數的國際獎項,這天資秉賦並有著細緻音色的小提琴家,也是ㄧ位只用 « »演奏音樂的音樂家。

山報
和盧塞夫,音樂是極具新意的,融和前衛技巧的思路。ㄧ位有著不張揚美德願意和樂團分享榮耀的音樂家。

山報
斯飛特麟.盧塞夫 有著魔鬼般的精細,和精靈般的輕巧弓藝,更具天使王風範的決策力。這傢伙是有能力能讓所有的人在演出最後都為他的演出讚嘆、鼓掌

音叉雜誌
這是第一張碟片讓大家覺得是富拉丁.列賓剛出來的時候。全身投入的精神是相等的,那美妙的音色、那優雅的技巧,無疑是他當代最前列的音樂家...

鋼琴雜誌
斯飛特麟和他的心弦同步律動演奏著 : 無論這是模仿古樂器的部分、或者是ㄧ串複雜的情感表達,他把他國家的靈魂給唱了出來…他精湛的演奏他的小提琴和那無以言喻的情感訴說能力都賦予他前途光明的獨奏者職業生涯。
附加檔案
附加檔案  Grieg-Medtner-s_CD_Press_quotations_09.pdf ( 1.08MB ) 下載次數: 81
附加檔案  griegcoverthumb(3).jpg ( 44.74K ) 下載次數: 33
附加檔案  Sans titre.jpg ( 49.97K ) 下載次數: 32
 
29 Mar 2010
愛樂電台專訪部分內容:

(愛莫瑞) : 我個人意見是音樂是眾多藝術裡只存在ㄧ次的音樂會,這不是你能添加任何成份或者再重聽ㄧ次,每ㄧ次都是不同的,你必須用不同的方式來看待每ㄧ次的演出。關於錄音問題,當錄音裡的演奏很棒時,這是非常好的,但後來所有的人就會開始用同ㄧ個方式來演奏,或者是變成那樣。這不應該是這樣的,(音樂詮釋)應該要一直是非常個人並且不同的。

My personal opinion is that music is one of these arts that are one time concert, it’s not something that you should you know add it or listen again, it has to be all the time different, you have to see it in a different way. The problem of recording is that when it’s excellent, it’s great, but then everyone starts to play it this way, or try as it. It’s not the way it should be, it should be always very personal and different.

(祐族) : 對我而言,如果我可以增加ㄧ些意見,那會是,對我而言,音樂必須是就像鏡子一樣反映生活的,無論在任何的型式系統下,如果生命一直是有始有終的,那音樂必須展現這部分。然後在某種方式下,如果你«冰凍»音樂,然後把她從她的時效因素裡拿出來,然後,在某一個角度上,你是扼殺音樂和生命之間的關係。

To me, if I can add something is that, to me, music has to be a mirror of some sort of life, of whatever system, if life is always a beginning and an end, music has to replicate that. And in a way, if you freeze music, and take out its temporal elements, then in a way, you’re kill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music and life.

(祐族) : 愛莫瑞的意思是說這不是音樂的本質,這只不過是擷取工程,ㄧ個複製的東西。當然你可以這麼做,但我們並不把我們的精力放在錄音上。我們的中心理念是我們做的事、我們的藝術、我們的藝術是ㄧ個演出生活。 … 對於愛莫瑞和我,這是ㄧ個要放掉的因素,這只不過像是回憶般、你必須拋開然後放掉。如果你一直不斷的反覆回想所有的回憶,然後你將不會再有任何(新)的回憶。你活在現在,(而非)總是不停的活在過去的錄音,很多時候,忘掉然後重新從零出發會是好的開始。

What Amaury is trying to say is that is not really about the music, it’s the cited activity, a cited thing you can do with them, but we do not focus one our energies on the recording as the centre of what we do, of our art, our art is a perform life. If it happens having a record then that’s good. For him and for me, there is an element of letting go, it’s like a memory you have to release and let go and sometimes if you keeping on testimony of all memory, then you don’t have any memory any more. You live in the presence all the time with all the recording of the past, sometimes it’s good to forget and start again from zero.

(愛莫瑞) : 我不排斥現場演奏錄音,這有例可循,尤其是在我的國家裡,當我在電台(現場)演出。其實我們在華盛頓甘迺迪中心演出時就是現場同步播出的。對我而言,ㄧ定要是現場直播。

I don’t mind a live performance recording, it’s been done especially in my country when I play on the radio there, we actually play live in Washington together in Kennedy Centre, there was broadcasted. To me, it has to stay in live.

合作緣起:
我們是被放在同一個四重奏裡,另外ㄧ個中提琴和大提琴手和他自己和我自己。我們被要求要演奏舒曼的鋼琴四重奏,(笑)然後我們就是和四重奏裡的其他人不合,除了我們兩人以外,結果我們就在四重奏裡演奏起二重奏的形式。然後我們知道我們有非常相似的音樂想法,我們決定不管四重奏,然後開始共同演出。

We were placed in a quartet, with a viola, and cellist and himself and myself, we were asked to play the Schumann piano quartet, and we did not get alone with anyone in the group, excepted both of us so, we ended up playing at duo inside of a quartet, so we knew that we had a very common musical understandings and so we decided to forget about the quartet and play together

附加檔案
附加檔案  音樂會A4-DM.jpg ( 226.6K ) 下載次數: 27
附加檔案  n10150128093845543_5394.jpg ( 21.46K ) 下載次數: 27
 
最後拜訪者
Amadeus 沒有可顯示的拜訪者.

意見
其他使用者未留意見給 Amadeus.

好友
沒有可顯示的好友.
簡化版本 現在時間: 16th December 2018 - 03:08 AM
cialis bitc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