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ine pharmacy without prescription
IPB
plan b birth control

歡迎訪客 ( 登入 | 註冊 )

個人資料
會員照片
評價
 
選項
選項
個人簡介
Fortepiano 目前沒有個人簡介.
個人資訊
Fortepiano
愛樂玩家
年齡未知
姓別未設定
所在地未知
未輸入生日
興趣
未提供資料
其他資訊
防spammer: 未提供資料
防灌水問答: 未提供資料
狀態
註冊: 9-January 07
被查詢數: 112835*
最後上線: 5th September 2017 - 10:55 PM
當地時間: Dec 15 2017, 08:41 AM
404 文章 (0 每天發表數)
聯絡資訊
AIM 未提供資料
Yahoo 未提供資料
ICQ 未提供資料
MSN 未提供資料
* 個人資料每小時更新一次

Fortepiano

管理群組

***


主題
文章
意見
好友
我的內容
5 Sep 2017
http://best.parenting.com.tw/blogger_article.php?w=4826

作者:Rayna Chou
圖片來源:樂旅人提供

這是我跟M離家後的第七個暑假,不一樣的是行李裡多了張畢業證書,一樣的是降落的那瞬間,全身就想起了台灣的熱情。
早在畢業前就特別有感觸,很真實深刻的面對一個階段的結束。而身為一個學生和音樂家我們都不小了,雖然我們都會繼續讀碩士學位,但是也到了常常煩惱著未來的年紀。
為什麼學音樂其實現在爸媽都也不太確定,媽媽只是聽說學音樂的小孩不會變壞,誤打誤撞考上員林國小音樂班的時候,爸爸媽媽才查了很多小提琴的資料也向有經驗的朋友打聽了許多。到選樂器當天,我站上台,笑嘻嘻地執意把姓名牌貼在中提琴欄裡。後來知道只有在台灣才有照名次選樂器的制度,小小的我們當時根本不會知道,那個名牌有多重要。
為什麼會想起這個?
因為我的母校員林國小的報到日這天,而我知道的是,今年的錄取率是百分之百,只有15人報名。
其實已經很久都沒有回學校看看,熟悉的老師也已經退休或是離開音樂班了,和小學同學也很少聯絡。但是自從曉明音樂班的停辦,同樣在美國許多畢業的學長姐選擇留在國外,即便勇敢歸國教琴的他們,也早已體認到台灣音樂環境的辛苦:沒落的音樂班,票房不佳的音樂會,最低薪資的回報,態度隨便的學生和懷著試用心態的家長等等。
另一邊我聽著中國朋友們說著每一屆中央音樂院的考生上千人,每個樂器只取一位。許多大師也每年都受邀到中國教大師班。
我看著韓國和我們同樣年紀的音樂家屢屢贏得世界大獎。賽後的訪問他們說回韓國即使不是立刻的第一目標,但還是他們最終目的地。
許多美國同學更不是科班出身,美國沒有像中國或台灣這樣的音樂資優班,一般高中只有音樂社團,美國僅有三家藝術專門高中。
我無法告訴你音樂班到底好不好,也不能說別國的體制真的比我們的好,我只能告訴你這幾年在美國唸書我所學和所想。
台灣教育下長大的我們都很努力,從小到大沒停過的考試,反反復復的教改也看出台灣人對知識的高標準。但是其實那些曾被認為將改變一生的考試結果早就被遺忘,而我們真正記得多少也都是不好意思的心裡有數。
音樂,藝術,運動更是常常被認為是不需要的,以後再說的,甚至被戲謔的說成是有錢才可以的。
而我們比任何人都知道那些讓家長卻步的原因,因為我們的爸媽也曾糾結過。音樂專業這個領域有許多缺點都還沒有解決方法。這些缺點都很真實,現實也常常否決我們的夢想。但是,我們都沒有後悔,因為我們為音樂付出的,遠比不上得到的。
我已經不記得小時候在技術上學習到了多少,那時候拉琴彈琴沒有想很多。而現在懂得了,早在四歲第一堂音樂教室的課時,那個還不知道該如何演奏的樂器,即使像個玩具,也已經教導我如何珍惜,如何為它負責任,學習到了最單純的尊重。
也不記得考了幾次小考月考段考週考,但是每次演出我都記得。那種準備音樂會的努力,開場前幾天的緊張,迎著掌聲上台時胃七上八下,
演出前時間都停止般的安靜,那種知道觀眾和這世界在等待著你的瞬間,會給人一股力量。
從小學習音樂除了給予孩子一個才藝,更是開始了一個不一樣的人生道路。
懂得如何透過音樂表達自己的情緒,敞開心讓自己被感動,在最黑暗無語的時候也有音樂陪伴。我理解學科的重要,升學的壓力,但是現在大學畢業的我其實看清的是,沒有東西是保障的。學數學,也不一定會成為數學家。學理化,也不一定會成為科學家。學國文,也不一定會成為大文豪。
不是說這些科目不重要,而是別再認為學音樂,孩子以後就一定會成為找不到工作的音樂家。
學音樂最重要的是能給對未來未知的孩子一種最正向的信心。
小小年紀就能體驗到不斷努力所得到的成就感,這種來自內心的肯定感,可以在這競爭越來越大的時代裡永遠保護支持你,不管是在一帆風順的日子,還是茫然之時。即使遇到挫折也知道有人正在聽著,自己正被重視著。而在這世界你已經擁有值得引以為傲的一技之長。(畢業前修了一堂 Brain, Music and Development 學習到了許多音樂對腦部和心理成長的重要性。許多研究都證明了音樂所能造成的龐然正面影響。期待之後和大家分享,希望在那之前文筆進步,能把科學事實講的有趣一些才行。)
藝術是能一輩子留在自己心裡的學問,懂得越多,越能讓生活更有深度。蔣勳在書裡寫過,美,使我們不再粗糙 ; 我們的美,使生命不斷地有更多細節。
不再讓自己整天忙忙碌碌,空閒時刷手機看電視聊八卦,然後每晚閉上眼睛想著,咦?我今天到底幹嘛了?
我們終究只是這世界的過客,再重要的一場音樂會也就是地球轉動中的一晚。但是我們都還記得那曾經刻骨感動過我們的音樂會,成為了我們生命裡不平凡的一晚。(2008年Andrea Bocelli在台中的音樂會,他唱起最後一首encore曲Time to say Goodbye時,15歲的我痛哭到落幕。)
雖然音樂並不是生命的必要品,沒有音樂也能活過一生。但是舉例來說,紐約911發生時,這從不曾停下的城市瞬間陷入恐慌,悲傷和憤怒。在人們都還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甚至如何反應的時候,紐約第一場公共活動是紐約愛樂的音樂會 - 音樂無法讓人死而復生,生命也不會因為沒有音樂而結束,但是音樂能給予人的是精神層面上的滿足。人人都只活一次,不管你擁有多少,我們都很公平只有這一次機會,所以這輩子不該埋頭一次次追求一時的需求,尤其是在接觸社會前敏感的孩子及青少年們。

所以,讓孩子學音樂吧。

我不敢保證他能賺進大把大把鈔票或是擁有光鮮亮麗的名氣,但是當您看著自己平時懵懵懂懂的孩子靜下心來拿起樂器,專注勇敢的演奏已流傳百年的樂曲,您會熱淚盈眶的,您會懂那將是生命最美好的時刻。
即使音樂不是他的專業,當您的孩子成年他可以和朋友聊起音樂,空閒時可以帶家人一起聽音樂會,甚至能在朋友聚會時笑著說:「哎呀好久沒練了啊!」就能起樂器一起演奏。
白頭時,我們和您的孩子都會聽著自己的錄音,知道自己努力過了,也成功的在這輩子成為了藝術歷史裡的一份子。
一起追求那最偉大的目標,在這世界和曾相遇的人們心中留下一點痕跡,讓這一生充滿感動。
Be a part of something that is bigger than any of us
12 Feb 2017
【如何克服演奏怯場】♩.♪
郭宗愷教授

*上台前緊張的症狀:
生理上:呼吸急促.心跳加速.流手汗.肚子痛.雙手顫抖(甚至全身發抖)------
心理上:腦筋一片空白.怕丟面子.怕錯誤百出------

*「緊張」(stagefright)一定是敵人嗎?
事實上,適度的緊張反而能讓演奏表現變佳,只怕超過緊張的「臨界點」,演奏表現則會急遽失常!
有許多音樂學習者,雖然可以在家中演奏好某種樂器,但只要一上台卻表現失常,並造成嚴重的挫折感,也因為如此,使得許多原本優秀的音樂人才,放棄演奏,甚至放棄音樂的學習;相反地,如能享受演奏的樂趣,享受與聽眾之間的互動,則能讓演奏者得到莫大的滿足與成就感,由此可見,「如何克服演奏怯場」是所有演奏者必須修練的一門學問。

*演奏時應有的心態:
幾乎所有的演奏者都希望自己的演奏是「完美」的,然而,卻少有演奏者曾思考:「我為什麼要演奏?」,這就如同「人生的意義為何?」,是一種價值觀的確認!事實上,演奏的目的無非就是要「把美好的音樂分享給聽眾」,並使聽眾獲益、有所啟發,然而,在演奏前捫心自問:「我為什麼要演奏?」將有助於演奏的進行!
追求「完美演奏」的心,對演奏本身是一大阻礙,其實,聽眾根本不在乎演奏過程中的小瑕疵,而演奏者卻常把「小錯誤」過度放大,常常,演奏者在演奏進行中,心中不自覺地停留在那微乎其微的「小錯誤」上,而更加的錯誤百出,一敗塗地,在台上,切勿「追求完美」!
演奏前與自己的「正確」對話應是:「我是人,我不是機器,我有犯錯的權利!」,上台前及演奏中,只要保持著「盡力而為」的心態即可。
演奏時,必須愛藝術遠勝於愛自己!也就是說,不怕丟臉、不怕失去尊嚴,以「把好東西分享出來」的心態演奏,並且,完完全全地「投入音樂」就safe了!
演奏前常會有許多「負面反應」,例如:緊張、自卑、畏縮--------等等,經過實驗證明,越壓抑負面反應,它就越要吞噬你!要對付它,必須:
接納它!(不可反對,也不可壓抑它!)疏導它!
Ex:在國外,某位專講「如何克服怯場」的演說者,要求一位「緊張大師」到台前閱讀報紙,剛開始,「緊張大師」在眾人面前根本說不出話,拿著報紙的雙手,也不斷的顫抖,抖得手中的報紙窸窣作響,正當「緊張大師」越來越緊張時,這位演說者走到他的耳邊,小聲的對他說:「盡量抖------」,奇怪的是,不一會兒,顫抖的雙手,漸漸地不抖了,「緊張大師」的情緒也漸漸地穩定下來------

*上台演奏的基本公式:
1.接納自己的負面反應!
2.做音樂!(思考並完全投入音樂!)

*平常練習時應有的心態:
什麼是「練習」?練習就是「反覆的演練」!而練習時必須有的重要觀念是:『任何反覆,一定要有目的』,也就是說,每次練習時,你必須先清楚的知道------自己要解決的問題是什麼?你要達成的目標又是什麼?無意識、不自覺的反覆演練,效果有限!
平時的練習,必須「要求完美」,在謹慎、正確的控制下練習,Everything will be perfect!包括「速度」、「力度」、「音色」、「時間」、「持續力」、「專注力」------等等,都須「追求完美」。
練習的原則:做「正確無誤」的練習,要能正確無誤,則必須從「慢速」開始,唯有慢速度的練習,才可能正確!
通常,對於樂曲中的「難句」,需做「超越練習」(over-learning),假設:每做20次的難句練習,可能剛好有一次正確無誤的演奏,千萬不要以為這一次的正確、完美,即代表你在上台時也會有同樣完美的表現,因為,每一次的練習,無論對錯,都會輸入腦中,而錯誤的練習(即使後來練對了!),都將會成為演奏時的不定時炸彈,唯有完美練習次數的增加,錯誤練習次數的減少,才可能成為上台演奏的完美保證。
Ex:在美國,有某位鋼琴演奏家,為了得知自己在某個「難句」練習的次數,他先準備一大籮筐的細小紙球和一個字紙簍放在鋼琴的兩側,每當他練一次那某一段的「難句」,他就撿起一小粒的紙球丟到字紙簍,等他練到自認為完美時,他請朋友們幫他數一數字紙簍裡共有幾個小紙球,答案是------------三十三萬個!

*有關「演奏記憶」:
「演奏記憶」像是「按圖索驥」------在「動作」上、「視覺」上、「聽覺」上的maping,而演奏的記憶可分為:
1.觸覺記憶:動作大量反覆後所形成的「反射動作」,而「快速流暢」的演奏,必先形成「觸覺記憶」.
2.視覺記憶:眼睛與曲譜的大量互動,達到腦中先有曲譜再演奏的境界.
3.聽覺記憶:耳朵須先響起演奏的音樂再演奏.
4.分析性記憶:對於樂曲的深入分析,包括「樂句段落」的分析、「強弱」的分析、「速度」的分析---------等等,形成「分析性記憶」
儘管演奏的執行須靠「觸覺記憶」,但是,它卻很不可靠,因為,一旦觸覺記憶進行時,受
到任何的干擾,都有可能立即終止觸覺記憶,而宣告演奏中斷,所以,光靠大量反覆練習後的「觸
覺記憶」是不夠的,還需配合「視覺記憶」、「聽覺記憶」及「分析性記憶」!
唯有在台下有十全十美的練習,在台上才「有可能」達到完美!

*演奏當中,腦筋一片空白時------
1.喊自己的名字!
2.做音樂!

*上台前克服緊張的妙方:
一.呼吸(調息)法:
1. 吸足氣4拍(自己數拍子)
2. 持氣8拍
3. 吐氣4拍(所有的過程需放鬆)
二.藥物服用:儘管藥物能有效控制上台前的生、心理狀態,但未必要,勿用此法!捏雙耳邊緣的上、中、下3個點(穴道處)各數下,有助紓解緊張.

*適應舞台 漸進式治療法:
1.自己實際到舞台上走一次.
2.自己實際到舞台上演奏一次.
3.實際到舞台上演奏一次,並用「錄音機」當聽眾.
4.實際到舞台上演奏一次,並請一位好朋友在台下聽.
(繼續加強上台演奏的「強度」直到適應舞台為止)

*舞台想像法:在演奏前一晚睡覺前,想像演奏時的所有過程、細節,包括演奏前、演奏中、演奏後的自己、聽眾與週遭環境,所有的想像都必須是「正面」、「逼真」的!

*上台前的禁忌及注意事項:
1.含有「咖啡因」的飲料千萬不要飲用.
2.請勿吃「鎮定劑」---情緒雖可穩定,演奏表現也會很「鎮定」!
3.上台前盡量要維持情緒的穩定,勿與人聊天打屁.
4.演奏前一晚,一定要有充足的睡眠!
5.演奏當天的練習,一定要「看譜」練習.
6.演奏前的練習,一定要和緩、穩定,將所有「能量」及「表現」集中在演奏時!
26 Jan 2017
蒙特利爾大學在一項研究中發現,音樂家的反應速度比非音樂家的對照組還快,顯示出接觸音樂能對非音樂的行為反應造成影響。

實驗對象中的音樂家組包括鋼琴家、小提琴家、打擊樂手、低音提琴手和大提琴手,這些音樂家都是在 3 至 10 歲的階段開始學習樂器;而對照組則是 19 位來自另一科系的學生。

實驗中,所有受試者被要求在感應到任何震動或是雜音時就按一下滑鼠。結果音樂家們的反應程度比非音樂家的對照組平均高出百分之三十,研究人員也因此認為音樂家們會是比較安全的駕駛。

這份研究結果對於高齡者也有幫助,因為透過研究證明,音樂可以成為幫助減緩腦部退化的良方!

出處:
cmuse
26 Jan 2017
教育欠所有人音樂、美術跟體育課
作者:時報出版

發表日期:2016-08-29

文│楊照

有音樂和美學素養的人,才可能組成美好的社會

這幾十年來,台灣從來沒有過像樣的音樂教育。聽到稍微複雜一點的音樂,許多人遇到的問題根本不是「聽不懂」,而是「聽不見」。接觸音樂時,只能聽見歌曲,聽見歌曲中的歌詞、歌詞旋律的變化,除此之外,就都聽不到了。聽不到和聲、聽不到調性變化、聽不出來前段音樂和後段音樂之間的關係、聽不出來音高挪移、聽不出來樂器組合對應、聽不出來樂句與樂句間的細微變化。

這些都聽不到,怎麼聽音樂?

怎麼能從沒有歌詞的音樂中得到感動?而我們受教育的目的,不應該就是期待在幾年的時間中,打下能力基礎,讓我們能對於這個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有了吸收與享受的機會嗎?

從我努力介紹音樂的經驗中,我真的確信沒有人的聽力不足以清楚分辨、聽見巴哈的三聲部賦格曲,將三條平行、平等的旋律聽清楚,進而理解、思考三條旋律之間的關係。不,問題不是出在我們的耳朵,問題在從來沒有人在我們成長時幫忙我們開發這樣的聽力,讓我們能夠聽見最複雜、最美好的聲音。

這種事最糟糕之處,在於你從來聽不到、領會不到,也就從來不知道、不會遺憾自己到底承受了多大的損失。你覺得沒有音樂也活得好好的,你覺得活在噪音環境裡一樣活得好好的。不曾體會過美,也就不會遺憾美的闕如,不會想要避開醜陋,還理直氣壯地表示:「這哪裡醜了!」

這樣設想吧!從小學到國中畢業,有九年時間,每週有一個小時的音樂課,如果不要把這些時間弄成可有可無的「唱遊」,如果可以用心設計訓練孩子最敏銳的聽覺,有系統地從音高、音量、節拍、音色、方向一一教起,然後培養孩子了解音樂形成的道理,從物理的音頻到大小調,再到人為的結構設計,讓他們聽見不同樂器的聲音,聽見器樂乃至人聲如何混和形成音樂,最終讓他們聽到有秩序的美好音樂,因而能夠分辨聲音的品質,受不了噪音、受不了粗製濫造的音樂。那麼,這個社會,我們所生活的環境,會產生什麼樣的變化?

這難嗎?這不可能嗎?九年,每週一小時,夠教太多、太多內容了!關鍵在:為什麼我們中小學的音樂課,什麼都沒教? 幾乎沒有人從音樂課上學到任何有意義的知識或能力? 稍微有點音樂知識、能力的人,要嘛來自自身天分,要嘛是在課堂外學樂器演奏中得來的。這不是浪費是什麼?

這個社會欠所有的人基本的音樂課。這個社會也欠所有的人基本的美術課。這個社會更欠所有人基本的身體課程。光說這三樣就好了,這意味著這個社會絕大部分人沒有機會好好開發自己的聽覺,缺乏聽覺上的品味。這社會絕大部分的人也沒有機會好好開發自己的視覺和身體自覺,無從評斷什麼好看、什麼不好看,也無從知覺自己的身體動作怎樣好看、怎樣不好看。

不管喜不喜歡,這就是事實。聽不出音樂好壞的人,缺乏視覺美術分辨能力的人,還有,從不接觸舞蹈動作之美的人,這樣的人組成的社會,可能是個美好的社會嗎?

可惡的是,大可不必如此。只要我們的教育體系正常些、有良心些,不要不合理地忽略與文化品味有關的項目,給大家對的音樂課、美術課、舞蹈身體課,讓美學品味深留在每個人心中,狀況就會大大不同。如此不像樣、不稱職的教育存在那麼多年,大家都還繼續容忍、接受,唉,為什麼?



讓旅行不只是獵奇,而是美感與文化的學習之旅

今年三月,我們一家又去了一次日本京都。選擇那個時間,一方面是配合女兒放假,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避開櫻花季恐怖的觀光客人潮。

去到京都發現即便是花開前一、兩週,理論上的淡季,街上都還那麼多來來往往的觀光客;更意外的,走來走去經常就遇到說國語或說閩南語的台灣人。台灣人真愛京都啊,連這種時刻都那麼多人有空在京都遊晃。

我們去了平安神宮,入門的廣場簡直就被台灣人占據了,穿過廣場的一路上,聽到台灣人說話的聲音,遠多過聽到日語。到了庭園的入口處,情況改變了,那裡空蕩蕩的,幾乎沒有人。讓我一則竊喜,一則感慨。竊喜是庭園裡人跡鮮少,極度安靜,可以完整地享受庭園之美,不受干擾。感慨的是,這意味著那麼多台灣人到了平安神宮,卻不進庭園?如果不進庭園,那到平安神宮幹嘛?平安神宮最美、最有價值的,不就是庭園嗎?

好好享受走了一圈庭園,出來時,像是刻意安排好似的,遠遠就聽到一個台灣人在回答我的疑問,她理直氣壯地用我沒辦法不聽到的口氣說:「也沒有花,也沒有葉,花那個錢進庭院幹什麼?」

從人數比例上來看,顯然她的意見很有代表性。為什麼不進庭園,因為一般台灣人只會欣賞一種美──那就是奇景奇觀(spectacles)。櫻花盛開是奇景,值得看;楓葉變紅是奇景,值得看。當然以此類推,玻璃高跟鞋教堂也是奇景,所以也值得看、值得驕傲。

類似的現象一再出現在我們的京都之旅中。嵐山的竹林路上擠滿了台灣觀光客,要走得過去,得用國語說「借過」,而不是說日語。然而在竹林路盡頭,那麼漂亮別致優雅的「大河內山莊」,沒有任何台灣人要進去。東山的「花燈路」點燈了,又是好多台灣人走來走去,卻絕大部分都過「高台寺」而不入,顯然也就不曾體會寺內池塘點燈夜景中的絕世魅影。

去旅行只找奇景,只求和奇景拍照,是台灣人內化的美感觀念,也是使得旅行如此可惜的主因。京都為什麼是京都,正因為京都的美無所不在,如果願意,你可以和京都的環境發生多少細密、感動的關係。源自殘缺的美學教育,台灣人殘缺的美感硬生生地將京都化約為幾個「奇景」,就是去那裡沾醬油式地和幾個「奇景」拍拍照,然後就沒了。如此簡化京都,當然不是京都的損失,損失的,是自以為這樣就叫做去過京都的台灣人。

沒有櫻花、沒有楓葉的平安神宮庭園,仍然有著諸多細緻之美,那是小川治兵衛的傑作。從平安神宮出來,大約十五分鐘步程外,有另一個小川治兵衛的作品,「無鄰菴」的庭園。「無鄰菴」是山縣有朋的別邸,一九○四年,明治時代重臣聚集在這裡,開會決定了對俄羅斯開戰,同一天也就在這裡對外宣布了這個驚人的消息。日本近代史的關鍵之一,「日俄戰爭」不折不扣從這裡開始。「無鄰菴」多年來維持很低的「拜觀料金」,四百圓日幣,日幣大貶後漲了價,漲成四百一十圓,漲了等於沒漲。顯然沒有太多經費可用,「無鄰菴」的庭園右半邊維持得很好,但左半邊卻呈半荒廢狀態。站在那裡,因而可以有另一種享受──清清楚楚看出小川治兵衛的用意,如何將原本像左半邊那樣的地貌、地景,改造成右半邊的優美庭園。那是再美好不過的現場日本庭園課。

還有一種更深刻、更豐富的庭園課。我們先去了円山公園,那裡對著大垂櫻的一片庭園景色,原先也是小川治兵衛設計的。然後去平安神宮,再去「無鄰菴」,這樣就連續感受了這位冶園大師的三件作品,而且是很不一樣的三件作品。平安神宮庭園是為天皇、為極少數貴族設計的,現在仍然完整保留其高貴面貌。「無鄰菴」是為國之重臣所設計的,規模和華麗程度都低得多,卻也因此而能有一種平安神宮庭園不會有的自在與灑脫,而「無鄰菴」目前保存狀態,比平安神宮也差了一級。

但還是比円山公園好。做為一個開放式的公園,這裡的庭園無可避免大大走樣了,和小川治兵衛原本的設計,有了很大的落差。看完「無鄰菴」,我們重訪円山公園,站在庭園小小的石橋上,我心中有很深的感動,我不只看到了眼前走樣了的庭園,我覺得我可以藉由平安神宮和「無鄰菴」的設計,想像還原當時小川治兵衛所追求的庭園樣貌。我可以感受到他的夢想,他要將原本只有天皇、貴族、重臣能夠享受的庭園之美,搬到円山公園,讓所有的京都市民都能擁有、都能體會。

我希望讓女兒也能如此和這些庭園產生關係,能夠感受到在這些景物之後,有著小川治兵衛跨越時代、跨越文化而來的高貴理想精神,與超逸的設計能力。我希望她以這種方式認識京都,從京都學到高貴的標準,不只是去景點拍照打卡,不只是用看奇景的心情去追櫻花和楓葉。

摘自 楊照《勇敢地為孩子改變:給台灣家長的一封長信》/時報出版
26 Jan 2017
「我正往歌手發展。」在朋友約的一個聚餐,一位斯文的年輕人自我介紹;同桌的人好奇發問:怎麼學音樂的、為什麼想當歌手、眼前的事業計畫…最後有人發話:「那你現場唱首歌表演一下吧!」

「呃…」年輕歌手的笑容有點勉強。

「別別別!」我顧不得發話的人是我的前輩,急促地表達我的意見。「你不要這樣子點人家唱歌,很不尊重的。」但是前輩還沒理解過來,回問:「奇怪了,人家當歌手,讓他唱一段有什麼不可以了?」

可能我們身旁大多數人都不知道,「現場幫我們表演一下吧?」這樣的要求對藝術工作者很不尊重,而他們還常常有苦說不出。

專業表演需要環境與工具
專業藝術工作者,就和任何專業人士一樣,並不是隨時隨地就能把自已的專業拿出來展示。他們不是隨時可咀嚼的口香糖。

如果在飯局上遇到個牙醫,你會不會側身一躺:「來幫我補個牙吧?」我估計你不會,如果你精神正常。

牙醫需要環境,不能有人打鬧走來走去,免得哪個冒失鬼撞一下牙醫。

病患要有張躺椅、要有集光燈,牙醫需要工具,例如鑽牙器具、鑷子、麻藥…。連牙醫坐的輪椅都是有考究的,如果你留神觀察,那個椅子像個馬鞍,讓人可以上身靈活運動,長時間坐也不會痠痛。

專業表演需要準備與設計
我們會以為一個專業歌手,隨時開口就能唱得很好?其實錯了!

正如一個專業運動員在上場比賽前要熱身,把身體機能與心理思維調到最適狀態,任何藝術工作者也是一樣。

歌手在唱歌之前需要暖嗓,需要發聲,不然聲音無法飽滿圓潤;在唱歌前不宜吃炸的、重甜重鹹。我自己身為演講者是深有體會,如果吃了重味的食物再演講,不但唾腺分泌口水太多,而且會很容易喉癢燥聲。

歌手開唱前,需要調整自己與聽眾的心理狀態 -- 走上台,下前奏,全場掌聲後安靜,每個人都聚睛會神。在這種狀態下,歌手才能把自己的心神投入歌曲之中,無論是歡樂或是哀傷,也才能感動我們。在飯局中,鄰桌還在大聊股票、政治、八卦,還有人在啃雞腿、吸麵條,這明顯不是妥善的時機。

你在要求他「背棄所愛」
也許你會說「我又沒有要他認真唱,你會不會想太多了?」

不是我想太多,而是你想太少了。藝術工作非常辛苦,收入常常不高,很多不確定性。他們承受家庭的壓力、社會的主流見解,通常就是因為他們對藝術有分愛好與熱忱。這樣的人對於表演品質最敏感,想把完美呈現在別人眼前。

而沒有合適工具與環境的現場表演,結果通常就是亂七八糟。如果是我,倒沒什麼關係,我本來就不是專業歌手,唱壞也沒關係,我心裡不會難過,別人也不當一回事。

但他是個專業藝術表演者,為什麼我們要逞一時之快,要求他背棄、破壞他對藝術設定的標準?

我們嚷著要他表演,心裡以為是和他親近的表現,但事實上是一種另人難堪的不公平對待。

做為職業表演者,他的演出就是他的商品和服務。隨口一句話,要他在惡劣環境下即席表演,就是消費他的商品和服務,我們有付錢嗎?如果沒有,這樣公平嗎?

顯然,我們吃飯時遇到個大學教授,並不會說:「嘿,你教什麼?來給我們上個課吧。」遇到會計師,也不會要求:「我這幾張發票,幫我記帳一下吧。」

這是找碴、趁人之危
最後,當有人提出「來唱一首」的要求,他的處境其實很難拒絕。

如果他拒絕當場唱,會讓自己陷入難堪的處境 --是對自己的能力沒自信?還是他這麼小器在耍大牌?或者他根本就是在膨風?這些擔憂,常常讓藝術表演者無法拒絕我們的表演提議。而在這種狀況下,我覺得是趁人之危。

記得「七步成詩」的歷史故事嗎?當皇帝的曹丕,看才高八斗的文學家弟弟曹植不爽,命令他在眾目睽睽之下,用走七步的時間完成一首詩,曹植竟然做到了。對,這顯示曹植才華高,但同時也說明了,「臨時要求當眾表演」是一種找碴,甚至刁難。

新年,放藝術工作者一馬!
也許是類似這樣的經驗我也遇過,所以特別有感、同情吧。我曾經在大學對教授演講,講到一半,一位資深教授打斷:「你講的這些,我已經知道了,對我們沒用的。你換個題目吧,你還能講什麼?你最精采的東西拿出來講,讓我們聽聽看。」我算是個略有經驗的演講者,也不是沒料,但是突然被打亂,還是手足無措了半晌。

這樣的經驗,我明白給別人「即席要求」,是多麼不恰當的事。

快過年了,許多家族或朋友的聚會,這段時間正是「被要求即席表演」的高峰期。祈祝所有藝術工作者不要遇到這樣的局面。如果遇到了,希望會有人出面阻止…如果別人不明白,就多多轉發這篇文章吧!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article.a...pe=Blog&p=1
最後拜訪者


30 Oct 2016 - 1:12


23 Jul 2016 - 0:59


3 Jul 2016 - 20:44


17 Mar 2016 - 16:48


27 Oct 2015 - 8:48

意見
其他使用者未留意見給 Fortepiano.

好友
沒有可顯示的好友.
簡化版本 現在時間: 15th December 2017 - 08:41 AM